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黄晓明上快乐大本营【连载五】《总裁嫁不嫁》-北京魅丽心晴坊图书出版

全部文章 admin 2014-04-27 20 次浏览
【连载五】《总裁嫁不嫁》-北京魅丽心晴坊图书出版

关注,心晴坊
分享,好心情
狂追四年,表白八次,次次被拒绝!
再次见面,暗恋学长要离婚!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离婚策划师VS高冷总裁
晋江实力作家花溟继《青梅煮马》后又一力作!
甜到你掉牙,笑到你癫狂!看铁血女汉子如何实力追到高冷总裁!
05
第五部分
张恋恋吓了一跳,将手上的仓鼠一扔,慌忙去扶郝一南。
这不是郝一南第一次这样,大学有次他曾经也这样无缘无故地晕倒过。
“学长?学长?”张恋恋使劲摇着郝一南的肩膀,无奈郝一南躺在地上闭着眼一动不动。张恋恋见摇不醒他,心里一急,又手忙脚乱地去掐他人中。
掐,用力掐,使劲儿掐。
被张恋恋扔到地上的仓鼠,也在一旁急得吱吱地叫唤。
半分钟后,郝一南悠悠转醒。
“你醒啦?”张恋恋兴奋地喊道。
后脑勺摔得好痛,郝一南皱皱眉,撑着身体还没坐起来,一旁的仓鼠又突然蹿上来,跳到了他的膝盖上。只见郝一南浑身一颤,失声一喊:“快,快拿走它……”还没说完,哐当,又晕倒了。
张恋恋惊呆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郝一南,又看了看在他身上蹦来蹦去的仓鼠,喃喃道:“不会是……晕仓鼠吧?”就像有的人晕血一样?
张恋恋仔细回忆起大学郝一南晕倒那次,那天是新生欢迎会,郝一南是主持人,张恋恋和隔壁宿舍的几个花痴郝一南颜的女生坐在一起,隔壁宿舍养了一只仓鼠,她们把仓鼠也带了过来,张恋恋逗着逗着干脆把笼子打开,拿出来准备放手上玩,结果仓鼠一溜烟从她手掌心溜掉,一直跑到舞台中央,然后就见郝一南突然眼睛一闭,直直地从舞台上摔了下来。
“真的是晕仓鼠啊……”
男神果然就是男神,连得个病也这么与众不同。张恋恋麻溜地把仓鼠捉住,关到笼子里,送到外面阳台上,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然后回来继续给郝一南掐人中。半分钟后,郝一南又睁开了眼。
“醒了?”张恋恋赶紧扶住他。
“那个……仓鼠呢?”郝一南头昏脑涨地撑着身子坐起来,揉揉后脑勺,扫视一圈,警觉又无力地问,平日里高贵冷艳的霸道总裁范荡然无存……
“哦,扔了,已经扔出去了!”张恋恋心虚道。
郝一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伸手示意张恋恋扶他起来。
张恋恋将他扶到椅子上坐下,又跑去给他倒了杯水压压惊。
“原来你晕仓鼠啊。”张恋恋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把它带回来的。”
不只是仓鼠,凡是鼠类他都会晕的好吗,郝一南摆摆手:“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张恋恋顿了一下,决定继续忏悔:“其实不止这次,还有大学那次,那次新生入学晚会你从舞台上摔下来,是我不小心把仓鼠放跑了才……”
“啊?”郝一南吃了一惊,“我说谁呢,原来是你啊。”
“不不!”张恋恋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慌忙辩解,“我不是故意的,而且,后来我也将功赎罪了呀,你从上面摔下来爱情保证书,我就赶紧冲上去趴在地下,把你给垫住了,我背痛了一个多星期呢。”
郝一南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看着张恋恋,有些疑虑:“那天是你救的我?”
“嗯。”张恋恋茫然地点了点头,“你不知道吗?”
他还真的不知道。
那天他从台上摔下来时,看见一个人冲上来扑到地上,把自己垫住了,他当时意识模糊并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女生。后来他就被一群人慌慌张张地送到了医务室,舞台足足两米高,若不是那个女生他肯定会摔伤。好了之后他在学校的BBS论坛上发帖子找过那个女生想表示感谢,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发完帖过一会儿就会被删除,为此他还找过管理学校论坛的学生会副主席唐晓,唐晓的解释是可能被黑客侵袭,语焉不详。尽管这样,帖子存在的短短几分钟时间还是被人看到了,发帖的第二天就有N个女生通过帖子上的联系方式联系他声称是他要找的人,接下来的几天更是夸张,不管是课堂上,在食堂还是在路上都会突然一下子莫名跑来某个女生将他拦住声称是那个女生,郝一南无可奈何只好放弃寻找,直到一个星期后,那天他正在图书馆上自习,旁边突然挤过来一个女生八孔竖笛,笑嘻嘻地问她:“听说你在找我?”
正是张恋恋。
郝一南无语了一两秒,这句话他那几天已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于是他抬起眼,轻蔑地瞥了一眼张恋恋,冷淡道:“搭讪能有点儿新意吗?能别冒充骗子吗?”说完他收起书起身,将书放回书架就走了。
张恋恋愣了一下,追上去拦住他:“喂,不是你找我吗?你什么意思啊?”
“那我现在不想找了行吗?”
也是从那之后,张恋恋才和郝一南杠上的,本来就喜欢,杠着杠着就更喜欢了,然后就一直死缠乱打到毕业。
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
“你后来怎么不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女生?”
张恋恋挠挠头:“我说过,可是你从来都没信过啊。”
两人沉默了一下。
郝一南又开口:“你说你背痛了一个多星期,是受伤了吗?”
“呃,没、没有,没关系的。”张恋恋见他有些愧疚的样子,赶紧安抚他,“我练过的,你忘了?”说完她弯起胳膊,秀了秀自己强壮的肱二头肌,让肌肉一样一动一动地上下抖动,“怎么样,帅吧?”
郝一南没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
第二天,张恋恋一早起来偷偷地把仓鼠放到了一个用纸箱做成的小笼子里,然后在箱子外面挖了几个小孔透气,打算带去公司送给同事养。
“拜拜,小可爱。”张恋恋摸摸它,不舍地将箱子合上。
提着仓鼠从楼上下来时却发现郝一南一个人正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忽又舒展开,微微笑起来,连张恋恋走到他旁边都没有发觉。
“学长……你怎么了?”
郝一南回过神,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理了理衣裳,忽又恢复到了霸道总裁范儿:“没事,不是说今天上班吗,我送你,然后顺便……一起吃早饭吧?”
张恋恋有些受宠若惊。
郝一南要送她上班恋仲?还要和她一起吃早饭?
Oh,My god!她的小心脏!
郝一南已经起身,走了一步,见张恋恋没反应,不由得回过头来询问:“怎么了孔昭绶?”
“没、没事!”张恋恋连忙嘿嘿一笑,高兴地提着笼子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那是什么?”笼子一摇一晃,郝一南的目光警觉地落到她手上。
张恋恋忙把笼子放到身后:“呃……我住院的时候同事们都来看我了,这是给他们带的小礼物。”
郝一南点点头,并未怀疑。
穿着一身枣红色笔挺西装,又被这枣红的颜色衬托得越发俊美的郝一南一出现在早餐店,就引起了一阵骚动。
“哇,好帅!”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包子瞪大眼睛惊呼。
“是啊,是啊,好帅啊。”她的同伴们都围在一起作花痴状。
郝一南显然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面无表情地从她们面前走过去,张恋恋和他并排,正欲也走过去,突然被一个女孩拉住了袖子,问:“喂,你是他女朋友吗?”
张恋恋:“不是。”
“不是为什么一起来吃早餐?”
“难道不是女朋友,就不能一起吃早餐吗?”
女孩子理直气壮地说:“当然不可以,陪吃早餐应该是女朋友才有的专利,不过,我知道你肯定喜欢他,因为从你的眼睛里,我就能看出来了。”
前头郝一南停住脚步,似乎听见了她们的对话,转过头来。
张恋恋脸唰的一下红了,这群小孩儿,要不要这么早熟,还有,她脸上释放的“男神你好帅,男神我喜欢你”的信号这么明显吗……
“好好学习吧你们。”张恋恋无可奈何,说完越过她们,匆匆走开,走到郝一南面前连头也没敢抬起来。
“呃……你想喝豆浆还是粥,我去窗口排队。”张恋恋窘迫地问。
郝一南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嘴角不禁浮出一抹笑意。
“不用,你手不方便,我去买,你去那边坐下。”
命令的话语,却是温柔的口气,张恋恋“哦”了一声七夜宠姬,走到一个空位置上乖乖坐下。
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的注视中吃完早餐,郝一南送她到公司。
“下午下班我来接你。”下车时郝一南道。
张恋恋压住心头的窃喜,故作平静地点点头,待下了车,目送车走远,方才一声尖叫,兴奋地跳起来:“哦耶,居然说来接我!又向男神迈近了一步,加油,张恋恋!霸占他!驯养他!承包他!”
片刻卖油翁原文,一脸喜滋滋的张恋恋提着仓鼠一出现在办公室,同事们就尖叫着围了上来。
“恋恋你终于回来了,好想你……”
“恋恋,手好点儿了吗?”
“盟主,想死我们了!”
仓鼠被张恋恋送给了同事媛媛养,为了欢迎她归来,女同事们纷纷送来了水果和零食,男同事们则拍着胸脯说她的工作暂时由他们分担了,等她手养好了再说。
“人缘好就是不一样啊。”张恋恋喜滋滋地在心里夸赞自己。
“别开心得这么明显好吗,作为主管,看到下属因为不必干活显得很开心我会很不开心的。”李江明端着杯子从办公室出来阴阳怪气地说,走到张恋恋面前,“财务部说郝一南先生的尾款到账了,这个项目是你和小何负责的,你们去财务部那边核对一下吧,把当时买东西打车的发票也带去,一并报销了吧。哦,还有……”说着他将手里的杯子递给张恋恋,“顺便麻烦你帮我冲杯咖啡,OK?”
张恋恋好想拿咖啡泼他一脸,明明知道她手不方便。
拿着杯子和何姐去财务部对账,刚出门,张恋恋和从结婚部出来的一个浑身带着淡淡香味的美女迎面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张恋恋赶紧道歉。
“张恋恋?”忽听那人惊讶。
张恋恋抬起头,定睛一看,愣了一下:“唐晓?”
唐晓穿着一身玫红色的鱼尾裙,踩着尖尖的鱼嘴细高跟鞋比佛利拜金狗,半长的大波浪鬈发随意披在肩上,化着淡淡的烟熏妆,眯着眼睛看她的时候,有种慵懒却浓浓的性感的女人味。
“你在这里上班?”唐晓问花团锦簇造句,语气不轻不重,但也并不十分友好。
张恋恋早已经习惯了,她和唐晓大学时住同一个楼层,唐晓就住在她隔壁的隔壁,虽然不是一个专业的,但时间久了,也就彼此认识了。唐晓是个很厉害的女生,成绩优秀,人长得也漂亮,刚进学校不久就担任了学生会副主席,堪称学校的风云人物。但张恋恋一直不理解的是,她一直和自己过不去,莫名地充满了敌意。唐晓是学表演专业的,大学期间,经常参加一些主持人大赛、旅游小姐大赛、模特大赛之类的比赛,毕业后签了一家经纪公司,当了模特。
“嗯。”张恋恋点点头。
唐晓的目光落到她吊着的胳膊上:“你的手怎么了,断了?”
“哦,没事,不小心摔的。”张恋恋觉得她语气不善网游审判,迅速转了个话题,“对了,你怎么在这儿?是……是要结婚吗?”张恋恋指了指结婚部洪荒剑君。
唐晓意味深长地笑起来:“你猜。”
张恋恋:“……”
“听说你现在和郝一南在一起?”唐晓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突然问。
张恋恋有些尴尬:“哦,没、没有,我们只是住在一起而已。”
“住在一起?同居吗?”
“不不,我租的房子房东不让住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房子,暂时借住在他那里而已。”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郝一南怎么就突然被你给打动了。”唐晓倨傲的脸上流露出嘲弄的神情,毫不客气地讥笑道,“从大学一直追到现在也没追上人家,张恋恋,你呀,看来还是一点儿长进也没有骆利群。”说完转身径直走了。
“莫名其妙!”张恋恋也毫不客气地朝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唐晓吗,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她,你们有什么过节吗?”一旁的何姐忍不住问。
张恋恋耸耸肩,摊手摇摇头,转身往财务室走去,就当狗咬了一口吧。
等回到办公室听到同事们议论张恋恋才知道唐晓来公司是签约的,下个月公司将举办一场集体婚礼,凡是报名参加的客户婚礼费用减半,而且送马尔代夫蜜月游,一来挖掘客户,二来宣传公司,唐晓是大boss请来参加这次集体婚礼的广告代言人。
唐晓的出现并未影响到张恋恋的好心情。
张恋恋愉快地写case,愉快地和同事聊八卦,愉快地享用公司免费却好吃到爆的午餐,眨眼又到了愉快的下班时间,郝一南果然准时打来了电话。
张恋恋背着包乘电梯到楼下,见他的车已经等在那儿了。
“手怎么样,上班方便吗?”上车后,郝一南问。
“方便!”张恋恋甩甩手臂,嘿嘿一笑,“手到擒来,得心应手!”
“不行的话就再请几天假吧?”
“不用啦,主管安排我这几天专门接待客户,倒倒茶说说话什么的,不用干手上的活。”
郝一南点点头:“那夜晚想吃什么?”
“呃……”张恋恋挠挠头。
郝一南从后视镜里看她:“不会又是牛肉拉面加卤蛋吧?”
张恋恋抓抓头发,红了脸。
郝一南看她窘迫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浮上一层笑意,伸手拧开了音乐。
音乐缓缓响起,车行驶在人潮车流中,不疾不徐,夜幕渐渐垂下,城市的万千霓虹渐渐亮了起来。大约十几分钟后,郝一南的车停在了江北市最出名的法国餐厅红岛门口。
“在这儿吃吗?”张恋恋有点儿小兴奋。
“你不喜欢?”
“不不,很喜欢。”
红岛的环境很幽静,有着法国式的浪漫,比较适合情侣谈情说爱,郝一南带她到这个地方吃饭,张恋恋有些意外,又有些暗暗窃喜。
走进餐厅,两人挑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侍者过来点了餐,又离开,留下两人。
“其实今天是专门请你吃饭的。”郝一南说。
张恋恋睁大眼睛:“为什么?”
“一是害你手骨折,很抱歉,二是谢谢你大学那次救我,三是……谢谢你那天的早餐。”
张恋恋挠挠头:“没事的,这都是些小事。”
“不,这些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大事。”郝一南认真地说。
“所以你想用大餐补偿我?”
“是感谢。”
“可我不想要你的感谢。”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要你以身相许呀,笨蛋!张恋恋看着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又默默地低下头,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郝一南疑惑:“笑什么?”
“呃……想起了一个笑话。”
“什么笑话?”
“从前有一只企鹅,在家里待着特别无聊,于是它准备去找北极熊玩,它出了门,走啊走啊走啊走,走了好多年,突然想起忘关煤气了,于是它又折回去,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好多年终于走到家把煤气关了,关了煤气企鹅又继续出发去找北极熊,于是它又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好多年,终于走到了北极,北极熊在家睡觉,企鹅就敲门说‘北极熊,出来玩’,北极熊说‘不玩’。”
郝一南“……”
愉快的晚餐。
愉快的夜晚。
第二天。
“什么?让我去给唐晓当助理?”张恋恋一进公司就突然其来的消息弄蒙了。
“就一天,一天而已,等她把咱们公司集体婚礼的广告拍完了就没事了。”人事主管赶紧解释。
“可集体婚礼的广告那是结婚部的事啊,而且,你看,我胳膊还打着石膏呢。”
“这是唐晓今天早晨打电话来要求的。恋恋啊,我们也没有办法,你就当为公司牺牲一下吧。”人事主管连劝带哄道。
几分钟后,张恋恋满腹委屈地背着包从公司出来,乘电梯下楼滴血战刀,手上还提着唐晓这次拍摄穿的婚纱,唐晓在摄影棚拍婚礼的广告,黄晓明上快乐大本营她要尽快赶过去。
下了楼,张恋恋在公司楼下的公交车站牌旁等出租车,站牌下蹲了一条脏兮兮的流浪狗,身上的毛脏兮兮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精致的铃铛,像是谁家走失的狗,孤零零地坐在地上。
张恋恋顿时兴奋起来。
除了打太极拳、遛仓鼠外,张恋恋还有一大特殊爱好,就是喜欢在大街上招猫逗狗残血家族。
“嘬嘬嘬……”张恋恋兴奋地唤它。
收到张恋恋发出的信号,流浪狗慢慢站起来朝她走去。
“好可怜。”张恋恋顺了顺它的毛,想起包里刚好有同事昨天送的零食,于是从包里掏出一包鸭舌喂给它。山本一木
肥美的鸭舌三下两下被狗吃到了肚子里去,流浪狗回味地伸了伸舌头,然后眼神殷切地继续看着张恋恋。
“还没吃好啊?好吧好吧。”张恋恋又掏出两包鸭舌和几包鸭掌。
美味鸭舌鸭掌又下肚,流浪狗吐吐舌头,显出满足的样子,然后继续殷切地看向张恋恋。
张恋恋耸了耸肩,无奈摊手:“已经全部被你吃掉了好吗?”
见张恋恋迟迟未拿东西出来,流浪狗急了,开始用爪子往她身上扒黄柏塬,撕咬她的衣服和包。
“哎,哎,干吗呀?走开走开,反了你了,真是条白眼狗。”
“汪!汪!汪!”狗怒了。
“汪什么汪?再叫我踹你啊。”张恋恋抬起脚,恐吓道,然而狗丝毫不买账,下一秒气势汹汹地扑了上来。
“救命!”张恋恋拔腿就跑。
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在熙攘热闹的大街上开始了马拉松奔跑比赛,张恋恋在前面气喘吁吁地跑,狗在后面边跑边叫,穷追不舍。
“别追了,别追了!”张恋恋边跑边喊。
狗仍然穷追不舍。
“嘀——滴——”快到路口时,一辆公交车驶来,在站牌旁停下,张恋恋灵机一动,飞快跑上去,从一群人中挤上车,然后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司机一加油门,车迅速绝尘而去,流浪狗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终于甩掉了,累、累死我了。”张恋恋拍拍胸口,气喘吁吁地长舒一口气,“真是条白眼狗,喂你吃的还要咬我,说咬就咬啊,狂犬疫苗很贵的好不好。”
张恋恋一边嘟囔着一边准备先找个位置坐下,这才发现这辆公交车是从机场发的,车上大部分都是拖着行李的乘客,大概是刚下飞机从机场那边过来,行李箱大大小小一包一包一箱一箱地占了空间,加上人也多,显得车上很拥挤。
张恋恋找了个位置一只手抓住扶手站好,无意间注意到她前面站着一个个子矮小的中年男子表情和神态有些奇怪,张恋恋屏住呼吸盯着他了一会儿,果然,下一秒看到他伸手去掏他旁边一个乘客的包。
乘客是一个娇小的学生妹,耳朵上戴着耳机,正入神地拿着手机看电影,丝毫没有觉察到异样。眼看着男子的手伸进了女孩的包,张恋恋正欲走过去,忽见一个人冲上来,一把将小偷的手捉住,厉声喝问:“你在干什么?”

明日连载继续
内容简介:
离婚策划师张恋恋,万万没想到接到的离婚庆典的单子是大学苦追四年学长郝一南的!在郝一南的离婚庆典上,张恋恋意外受伤,却“因祸得福”在闺蜜帮助下成功入住男神家,与男神开始了温馨搞笑的同居时光。喜欢郝一南的模特唐晓在得知两人恋情后,千方百计要拆散两人……
作者简介:
晋江文学城实力作者,生于风景如画豫南小城,理科生,却爱读书爱写作,相信每个故事都是自己的上辈子或是上上辈子,所以即使过程悲凉,结局也一定要圆满。
代表作品:《青梅煮马》等
可扫描二维码购买哦~~

●END●
心晴坊
恰好,你也在这里
我们的相遇,刚刚好微信号:sunnyhouse1314